您的位置: 北海资讯网 > 科技

行境 第六十章:留白之战

发布时间:2019-10-12 19:29:56

行境 第六十章:留白之战

碎影斑驳,拳啸风起。

没有回合,没有喘息,直到一方倒下,站者封王。

避,退,闪,踢,劈,冲,横扫,直击,跃动,旋回,御,拳化掌,腿似枪。

这是聚气之境能有的力量?许多人心中疑问。

“一场硬战啊。”

“比我的剑还硬。”陈铭望着擂台上两个出招如风的家伙道。

“其实我一个有个疑问。”沈九黎在一旁道,“你把软剑收入腰腹,抽出来时不怕割到什么么?”

“啊呸。”陈铭道,“老子剑法天下第一。”

“那倒也是。”出乎意外,沈九黎难得赞同,更别说恭维,正当陈铭疑惑时他却道:“要练此功,必先自宫嘛。”

“信不信老子给你一剑。”陈铭白了他一眼,“让你体重减少一分。”

“元元,我怕。”沈九黎傲娇状,往元元那边靠了靠。

“不怕不怕,反正你的太小,体重不会有一丝影响。”本以为元元是友军,没想到是个坑。

沈九黎吐了一口老血,突发现余梦蝶不在:“余师妹呢?”

“说是去逛一下。”余梦蝶先前和他们一起进场,此时已不知去往哪里。

“现在?”倒不怪沈九黎费解了,现正是云风和常留白白热化交战中,别说憋尿,即便有屎也应拉在裤子里了。

陈铭对此倒是另一种担忧:“不会是在这里‘望梅止渴’吧?”要知道这里可不是什么随便之地,里面大多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更不乏高手,要是被抓到现行,以子书商行重视名誉之程度,惩戒想必极严。

“小姐,今晚赌注……”蒋心报了一个数字,乃是历史新高。

子书怡露出一丝迷人微笑,在她主持下,黑金榜和拍卖场这几年风生水起,商行改革的效果也初步显现,年收入已翻了几番。

记得刚入商行时,不论是族人,还是分行高管和员工,对其均不看好。分行所有的人都以为,她只不过是来做做样子,当个花瓶,倾国倾城的容颜摆在那里就好,商行收入若是增长,也算是她芳容作出的潜在贡献。

然不到一年,她的经营之道让所有人臣服。不论是内部人事制度改革,建立员工激励机制,还是财务独立审计,业务重组,资产兼并划转,每次出手均是重拳,许多举措更是开创行内先河。短短三年时间,黄金城分行已隐隐成为夏尔,燕国,万兽国等南部多国最大分行。

“这还远远不够。”子书怡如是说。蒋心不明白,这已经是历史新高,还不够?那要多少才够?

然而蒋心不明白,这话并非是对她说,也并非指黑金榜下注金额。对子书怡而言,即便十个黑金榜也不能满足她。这些年,商行取得的成绩瞩目,想必总行甚至家族都有所注意,但这还远远不够,若要从同辈中脱颖而出

,必须展现更大能力,亦是更大成就。

然这种成就并非一两次改革就能达成,她需要一个契机,一个大得足够让她快速晋升的契机。然这种契机又谈何容易。

蓦然,一个念头在子书怡脑中闪现!

“作为赌徒,要对下注有信心。”叔夜的话在她耳边回响。

联想到自己昨天的推想:“难道不是赌输赢,而是赌人……”

大量信息飞速地在子书怡脑中闪过,一个想法逐渐浮现——契机,赌注,赌人……

……

……

余梦蝶在闲逛,至于她为什么闲逛,是因为她对谁胜谁负并不关心。

也不能这么说,毕竟她是下了注的。押的对象自然是常留白,虽然她也希望自家师弟能够取胜,但这并不代表她愿意亏钱,她之所以放心闲逛,自然是很有信心能赢。

常留白,好像还没输过。

“师弟真不会把自己当成陈铭了吧。”当初常留白连挑十数家拳行,无人能拦,直至遇见陈铭败北,如今聚气巅峰之境,云风想要成为第二个陈铭,难矣。

“不过还真有不少傻逼压他。”余梦蝶先前和收注的小哥搭讪,趁机偷看了一下赌单,还是有不少人相信云风能再次创造奇迹的。“这样一想也好,都压常留白了,那还有什么赚头。”

“有钱就是任性啊。”余梦蝶想起单里有一笔数额巨大的赌金,感慨道:“居然还有闲钱多的,压这小子一万金币。”

一万金币,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在整场下注金额中,肯定是排得上号的存在。

“看来我们这个师弟还是有不少支持者啊。”这个金额的赌注,若非是出于豪赌一把,冒险想要通过高倍率获得高回报的话,便是云风坚定的支持者了。

“甲排二十二号。”余梦蝶留意到下注的雅间,心想上来逛逛没准遇到一个富贾豪绅或大家公子,瞎了眼……不,是慧眼识人看中了自己,届时自己就衣食无忧了。

是这里了。余梦蝶来到雅间外,瞟了一眼上面的号码,门关着,看不到里面情况,正当她盘算着要不要找个借口混进去看一下时,门开了,一个看似管家模样的男子走了过来。

“余姑娘。”李公公向年轻的少女道。

“你认识我?”余梦蝶倒是有些惊讶,心想我的美貌终究无法遮掩,终有人向我传达爱意。

“姑娘是云纪的朋友吧。”不过显然余梦蝶想多了,对方重点根本不在于她。先前云纪与生灵一战,李公公见他们一道,看样子应该较为要好的朋友。

“不论此战是败是胜,还望姑娘转告云纪一声,我家公子想见其一面。”李公公很客气,很有诚意地递给对方一张金票。

金票并非是用黄金做成,而是金色。乃子书商行发行之货币,暝昭通用。毕竟不是谁都方便背着几百上千的金币。大宗交易通常通过金票完成,任何一家子书商行均可兑换。

“五百?”余梦蝶看到上面的数额,眼睛一亮。对方出手可真是阔绰了,她即便望梅止渴几十次也未必赶得上这个数。

对于这种好事,余梦蝶向来不会拒绝。

……

……

“公子。”雅间内,李公公表明事情已经办妥。

“嗯。”叔夜望着下方少女,应了一声。他其实并不想这么快和云纪接触,若有可能,应当找一个恰当时机,但他时间不多了,这也是为何两位哥哥对他如此放心的原因,从他回都城很容易逃脱监视便看得出来。

……

……

擂台上,云风遇到了参赛以来最强的对手。

交手之前,他曾观看过常留白与其它选手的战斗。多次分析招式套路到很晚,仔细认真找出对方的弱点破绽。

然当在台上相遇,之前所有数据都只不过是纸上谈兵,深刻理解了那些选手撑不过几个回合的原因。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战斗风格,云风并不知晓自己如何,但常留白给他的是——深寒。

深深的寒冷。

就像是锋利的匕首削铁如泥,真真正正地削在坚硬的铁上,将其削下一块块。亦如尘封于世之剑,被拔出来的那刻,反光的剑刃如同割在人之心里,不禁而寒。

没有多余的动作,一拳,一腿,精准而又极具力量,招招直击要害,云风终于见识到所谓当年连挑十数家拳馆无敌手的恐怖。

“嘭!”一拳袭来,直奔面门。云风一闪,左拳同时反击而出,朝腋下三寸之位突进。

然常留白反应速度如此之快,在云风避闪之后又发一拳。

两人几乎同一时间,落拳在对方身上。

以拳换拳,以伤换伤。

但云风更为伤重,聚气七重之境非同小可。

“呀呀呀,正面硬刚可不行啊。”看到场上局势,沈九黎不由担心。两人修为差距摆在那里,正面硬撞以伤换伤的战术明显对云风不利。

“那也比一个人疼好吧。”不过陈铭对此倒不认同,以常留白的敏捷度和速度,云风根本很难完全规避,与其一味挨打,不如同时反击,两个人一起中拳,总比一个人被打得强,要疼一起疼。

不过话虽如此,局势确实对云风极为不利。

“看来他扛不了多久了。”底下一名看似修行者的男子道。在他眼中,云风此时已露出败势,只要有一处不慎,便会给常留白破开,结束战斗。

又是一记重拳袭来,云风竟不躲闪,直接承受。

见此,另一名男子摇了摇头,不知对方怎会做出如此不明智之举,难道只为了也打常留白一拳么?可要知道,相比之下,伤害更重的是你。

“嘭!嘭!嘭!”

云风没有去擦嘴角血迹,身影交错中,又被对方连续击中数拳,两人身影终于在这刻停了下来。

一口血从体内涌出,云风用肩擦去,骨头似乎断了两根,移动或许会受影响。

常留白觉得口中有些咸,他同样受了不轻的伤。

“你的身法很巧妙,我从没见过。”两人从开场,便一直用拳头对话,此时常留白说了第一句话。

先前两个回合,常留白几次都觉得干掉了他,但云风最终均以一种超出他想象的方式避开,让他颇为惊喜。是的,惊喜,他从未见过如此身法,让人拍案叫绝。

“谢谢。”若非拥有灵星舞,云风恐怕早已败下阵来。然同样让他佩服的是,很多次他都以为躲过对方攻击,并先于对方命中,但最后确是同时中招。

常留白不白,古铜色皮肤,有种坚韧之感,眼睛不大,很澄明,他望着云风道:“你很强,确如陈铭所说,但你打不过我。”

在他看来,两人之间较量说不上你死我活,不需要拼命,充其量只不过他为践行与陈铭一战,而必须将云风打败。

云风抹了下肩上衣服的血迹,笑道:“那得打完才知道。”

众人并不觉得两个人暂时停下是为了惺惺相惜地交谈,因为他们知道,此时停下,再动便是一决胜负之时。

云风:“能问你一个问题?”

常留白:“说。”

“你真的是压制在聚气七重?”

常留白澄明的眼变得更为明亮,像有一道光闪过……

营口男科医院
鹤壁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普洱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营口男科医院哪家好
鹤壁治疗白癜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