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北海资讯网 > 健康

纽约时报互联网如何定规矩成方圆

发布时间:2019-11-29 03:23:56

导读:史蒂芬克罗克(Stephen D. Crocker)昨日在美国《纽约时报》发表文章称,今天是互联历史上一个非常重要的日子,即RFC(请求评议)文件迎来30周年纪念。正是这些谦卑的文件影响和决定了互联的内部运行方式,并在互联获得成功过程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诞生之初 万维还未问世

在RFC文件诞生时,万维还没有出现。截止到1969年年末,4家研究中心创建了一个只连接4台计算机的初级络,这4家研究中心分别是加利福尼亚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斯坦福研究所、加利福尼亚州大学圣芭芭拉分校以及盐湖城犹他州大学。政府为创建这一络提供资金支持,当时只有100或更少的计算机科学家使用这个络。形象地说,这是一个非常小的社区,使用者之间彼此了解。

很多考虑和计划与络的底层技术有关,但没有一个人在应如何使用方面提出太多想法。1968年8月,一群研究生以及4家机构的成员开始不定期会面,试图解决这个问题。我很幸运,能够以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代表身份参加了这些涉及广泛的讨论。直到第二年春季,我们才意识到应该把自己的想法写下来。我们当时认为,也许应该整理出一些有关络协议的临时性非正式备忘录,即关于那些计算机进行信息交换的规定。我提议由我整理我们的早期资料。

这项工作原本被视为一项简单的日常工作,但它最终变成一项令人伤脑筋的计划。我们的意图是鼓励其他人参与进来,但令我感到担心的是,我们可能给人这样一种感觉我们正在作正式决定或者显示权威。我心里觉得,自己一定激起了东岸部门一些声望很高的教授的愤怒。整个过程中,我一直失眠。当最终整理出第一份备忘录时关于两台计算机间的基本通讯已经是凌晨了。我不得不在浴室工作,为的就是不打扰朋友休息,在我埋头工作的时候,他们却都沉浸在梦乡中。

大致同意并可通过

由于担心让人产生自以为是的感觉,我在备忘录上写上了请求评议。第一份RFC文件是在40年前的今天完成的,当时很多问题还没有找到答案,这份文件不久后就被废弃了。但RFC本身已然生根发芽并且茁壮成长,成为发布互联协议标准的一种正式方法。现在的RFC家族拥有5000多名成员,并且均可从上获取。

开始做这些笔记时,电子邮件还没有出现,甚至连络也没有正式投入运转。为此,我们只能将对未来的想法写在纸上并通过邮局寄送出去。我们只给每一家研究机构邮寄一份打印出的资料,他们必须将文件复印更多份。

早期的RFC文件内容既有宏大的想法,又有寻常的细节,后者很快成为更为常见的内容。与首批文件的内容相比显得不那么重要的是:文件可以免费获取,任何人都可以成为执笔人。在作决定的时候,我们并不是立基于权威性,而是依靠一个名为大致上同意并运行代码的程序。我们欢迎每一个人提出想法,如果有足够多的人喜欢某个想法并愿意加以运用,这个想法就成为一项标准。

毕竟,每一个人都知道用同样的方式完成同样的任务具有实用价值。举个例子来说,如果我们希望将一份文件从一台机器转移到另一台机器,这个时候,如果你设计了一种程序,而我又设计了另外一种程序,所有人都会对我们加以指责,因为他们不得不用两种截然不同的方式完成同样的任务。在避免此类事情发生过程中,我们面临很大的压力。在那些日子里,这份压力可能帮助避免了申请专利以及其它约束。由于在控制这些协议方面并不存在任何与金钱有关的因素,我们更容易达成一致意见。

技术设计 提倡公开

在技术设计方面,我们最终形成一种公开化,公开是确保互联逐渐成长并实现进化的基本要素。事实上,如果没有这种公开,我们可能就没有现在的互联。当欧洲核子研究组织(以下简称CERN)的物理学家希望以某种方式发布大量信息的时候,络成了他们的得力助手,他们可以很容易地获取并添加信息,提出并测试他们的想法。由于我们在RFC文件方面打下的根基,他们无需征得同意,也无需对互联核心部分的运作进行任何修改。其他人很快仿照CERN的做法,最初只是数十万名计算机用户,而后扩大到数亿。他们创建并共享内容和技术,这就是络。

换句话说,在设计每一个新协议过程中,我们一直努力做到本身非常实用并且能够成为其他人可以获取的一个构造块。我们并不将协议视为成品,我们故意暴露其内部结构,便于其他人获得一个立足点。这与老式络的做法相比显然是相对立的,后者并不鼓励进行添加,未经其允许,也不能使用。

复兴经济也应做到公开

毫无疑问,提出想法并选择标准最终成为更正式的一个过程。我们的自由无名会议规模变得越来越大,其在形式上是半组织的,被我们称之为络工作组。在此后的40年时间里,工作组几经进化和变换,现已更名为互联工程工作小组。工程工作小组分为一些等级,在很大程度上并不拘泥于形式,仍旧是一个自由的对任何人敞开大门的团队。

RFC家族也逐渐发展壮大。它们已不再是过去的请求评议,因为只有在进行大量诊断后才能对外发布。但创建之初形成的文化却得以保留至今,并在更大程度上保持公开性方面扮演了重要角色。一些想法被同仁接受并按照优点加以分类,很多想法则被同仁拒之门外。

在复兴经济过程中,我真心希望我们能够看到并牢记公开的价值,尤其是在向来缺乏公开性的工业领域。不管是医疗改革还是能源革新,最大的收获并不是来自直接出资的经济刺激计划,而是我们在很大程度上向他人打开大门,共同迎接当下的挑战。

在15年前第一次踏上印度班加罗尔的土地时,我再次领略了RFC文件的强大力量以及旺盛的生命力。我受邀在印度科学学院发表演讲,作为此次班加罗尔之行的一部分,我与一名优秀学生会面,他开发了一款相当复杂的软件系统。他的系统给我留下深刻印象,我问他从什么地方学到了这么多东西。他简单地回答说:我下载了RFC文件并仔细阅读。

现在的克罗克是一家信息共享技术开发公司的CEO。

模具加工设备/配件
沈阳中医网
过滤设备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