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北海资讯网 > 时尚

长河内外 第二十二章 帝选杰士

发布时间:2019-09-25 21:36:52

长河内外 第二十二章 帝选杰士

伊澜和余晖听完优耳瓦登位的事迹后,余晖不禁对他甚为钦佩,对利兹国的前景亦是极为看好。

而这些日子,优耳瓦正为要寻四位武艺超群、人品极好、又聪明能干的杰士去邑园帮忙伤脑筋。

也只因优耳瓦登位前手下无也不敢有能人志士,是必现在此等大事得靠自己亲自操办,连一个可令人满意可付之丞相职位的人才都未能寻到。

现虽对宫中的一些侍卫的个人能力有了个大略的了解,但对他们之人品却极难拿捏得准。而那些新选拔之武才,又不敢轻意付此重任。

是日,便问老宦臣斯洛林:“斯公公,你説这宫里宫外有没有既品德皆优、聪明能干、为人谦逊又武功卓绝的人?”

斯洛林不明白皇上要寻这样人才何用,又不方便直问,也不敢信口开河,思了思道:“回皇上,您原来府上不是有两个护院,一个叫波恩子另一个名虚心士的各方面都符合这些个条件吗?”

优耳瓦叹了一声,説道:“唉!这两个人朕早就想到了,只是还缺两个。”

优耳瓦原本就只打算派遣两个人到邑园听命的,是为了通信方便,只因自己当时不好意思説只派两个,故説了一些,没想到艾玛一开口就是四人。

派多几个人去倒没什么,只是要再找出两个这样的人来,却一下难住了他,这可是不能出错的事啊!

斯洛林又想了想道:“依老奴看,那个叫木皆兵的也不错,还有那个叫支华东的,也可算是一个。”

优耳瓦虽赞同他的推荐,只是对支华东有些成见,于是説道:“那个木皆兵朕倒是挺欣赏,但那个支华东,朕还是持保留意见。”

斯洛林又思了想道:“回皇上,宫廷近卫督领麦多柴身边有一武学奇才,为人谦卑,名麻蓝少右

长河内外  第二十二章 帝选杰士

,应该符合条件。”

优耳瓦一听到“麻蓝”二字,便有些警觉,问道:“他会不会跟麻蓝源恒有什么瓜连?”

斯洛林回道:“回皇上,臣未听説他俩有什么往来,麻蓝少右家乡在南方,麻蓝源恒从xiǎo于青峰县长大,要不臣去问问麦多柴,他应该是了解的。”

皇上diǎn头道:“好吧!你且去问问无妨。”説罢,斯洛林告退去麦多柴府上去了。

不到一个时辰斯洛林回来禀道:“启禀皇上,麦多柴説不曾见闻麻蓝少右和麻蓝源恒有什么来往。”

优耳瓦一听,虽开怀了许多,但难免心中不踏实,得亲自问一番那麻蓝少右方可,説道:“你速派人宣麻蓝少右见朕。”斯洛林尊旨离去。

半个时辰后麻蓝少右来到皇宫,被斯洛林领入至优耳瓦批阅奏简之简房。麻蓝少右因见皇上在批阅奏简,不敢开口打扰,也不知皇上宣他见驾何事。

优耳瓦转头见一身才高大,面貌端正之男子与斯洛林一起立于门旁,遂开口问道:“你就是麻蓝少右?”

麻蓝少右即刻上前一步参拜道:“参见皇上,微臣正是麻蓝少右!”

优耳瓦又瞧了瞧他,欲看他跟麻蓝源恒有没有什么样似或神似,但一时看不出什么来。他的身材要比麻蓝源恒高了不少,麻蓝源恒没有蓄胡须,这麻蓝少右虽年轻,不到三十岁,却让上唇蓄着胡须。

于是问道:“那个麻蓝源恒,祖籍可是你们家乡?”

麻蓝少右不加思索地道:“回皇上,微臣并未听闻他祖籍在微臣故里。如他祖籍在微臣故土,他那阵做大将军时微臣故里定然会是家喻户晓。”

优耳瓦一听,説得正是道理。又问他道:“听説你武艺了得,师承何人?”

麻蓝少右作礼回道:“回皇上,微臣自幼学艺于家父。”

皇上毫不摆皇上的架子,又问:“你父亲尊名?”

麻蓝少右又作礼答道:“回皇上,微臣父亲名麻蓝年川。”

皇上交待道:“此事到此,不必声张。”

麻蓝少右又作礼道:“是,皇上,那微臣告退!”

麻蓝少右告退后,皇上本欲派员去麻蓝少右故乡了解情况的,但又想到天下同名同字人太多,来回三千里路程又太远,便放弃了这个想头。

次日巳时正,优耳瓦御见了波恩子、虚心士、木皆兵、麻蓝少右四员,与四人交待完职责事项后,遣斯洛林送去了邑园。

而邑园,是园主余晖和伊澜接待的他们,艾玛有事回地星了。他们四人主要负责邑园的安全和与皇宫的通信。

事后,邑园的大堂里,伊澜和余晖正饮茶聊天,伊澜问道:“余晖,你説这个麻蓝少右也有麻蓝二字,不知他是否认得那个麻蓝少主或那个什么麻蓝寨主?”

余晖明白伊澜对麻蓝少右有些存疑,説道:“他们四人是皇上派来的,应该是经过皇上筛选的,即便他们认识,也不足为奇,毕竟曾同在利兹国任职吗!古语有云:‘道不同,不相为谋’。”

伊澜见余晖説话在理,便不再説此话题。

伊澜因觉在邑园呆着很是无聊,问道:“余晖,我们明天做什么?”

余晖因一时想不出什么好节目,反问道:“那你想做什么呢?”

伊澜自来到这个经济国度,对这个国度充满了好奇,説道:“我呀!想去骑马压马路,最好去得远远的!这里不像我们地星,地星除了屋子附近有散步之石材甬道外,连一条长一diǎn的路都没有。”

余晖乐得相陪,説道:“好吧!那我们带上帐篷,去几天才回来。”

伊澜因嫌麻烦,説道:“我们不要带帐蓬,又大又不好带,我在地星去玩时睡帐篷都睡怕了。听説有经济的星球路上会有旅店的,我想去看看旅店会是怎样的。”

继续道:“即便没有旅店,我们住农家岂不是别有风味?”

尽管农家不一定让他们住,为不扫她的兴致,余晖也只好道:“好,就听你的。”

伊澜因素不喜等待,説道:“要不我们现在就出发,要知道捱时间是很难过的哦!”

余晖见她问的是明天做什么,现在又急着出发,真是少见的急性子,笑着道:“现在已午时了,会不会晚了diǎn?”

伊澜担心他不愿立马出发,赶紧道:“不晚,我们西行追日,只拣几件换洗衣服和毛巾等用品随身携带即可,不会花去太多的时间。”

余晖没法,谁叫人家是主子级人物,不过与一美若天仙之女子一道仙游,确实能令人心旷神怡,説道:“好吧!我去交待一下园中主管丽芬,十五分钟后出发。”

伊澜正是此意,忙diǎn头道:“好的,十五分钟后出发。”便各自去处理自己的事了。

十分钟后,伊澜便换了马裤和白领衣衫,提着个灰色扁袋,并去马厩里牵了两匹棕色大马。余晖取了几十两碎银,没多久也拿着一个xiǎo灰布扁袋出来了。

二人单脚踏镫,跨骑马上。头系窄檐帽,説走就出发,大路朝西行,一路有讲笑。驰驰聘骋,水到马饮,草茂马嚼。

梧州治疗阴道炎方法
梧州治疗阴道炎费用
梧州治疗阴道炎医院
梧州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梧州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